从现在开始基本上都是存稿了。
是杂食,谨慎关注。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全职/方王]夏日引

       所涉及食物无参考,请勿深究


       微草堂这方院子比不上皇城根儿下的本尊。

       这院子只有半亩方塘的样子,仗着江南烟雨淅淅沥沥一年里也不曾停,只惫懒地栽了一院子的青柳,整岁郁葱又寂寥地立着,显然疏于花心思得很。...


[霸图]霸图汤

       我流有病,谨慎食用。

     “后天我们去泡个温泉。”经理说。

       联盟给战队拨了新的资金当作修理储备经费,如今职业选手的待遇太好,上一次的经费还没用完,又不能丢到储蓄去生息,干脆拿来给小伙子们发福利。

       张佳乐第一个不服。


     “食堂卖...

[喻黄]把盏

  突发喻黄。

        有人说近乡情怯,离乡更是愁绪万千,老祖宗的思考,放到他们这一代仍然有效。相较于那些远离家乡效力于梦想的家伙们,他们幸运得多,G市养着他们的野心,将目标养大胀破,再催生出新的追求。

        喻文州很少有这种体验,留在G市的时间太长,离开的太短,真正面对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乡愁的时候——或许还称不上乡愁,只是在他国的土地上,内心被满足感填满的时候,竟然也叫他体会了一把所谓的知心难求。

   ...

One day I miss you very much上[喻黄]

训练室的空调嗡嗡地吹。
屏幕上的剑客稳稳落在移动的障碍物上,他按了暂停去抽纸巾,握着鼠标的手心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喻文州在另一边做着和他一样的基础训练,慢慢累积的分数一如既往的不算出色,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被比对方高不了几分的成绩吓了一跳。
他想喻文州了,然后就连基础训练都做不好。

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连忙推开凳子站起来向外跑去,铁质的凳脚刮着瓷砖地发出呲啦一声尖锐的噪音,他在各种目光里喊着热死了我去拿冷饮你们谁要头也不回地跑出去,只因为那目光里少了一个人的。

我想你了,可是你知道现在都没有看我一眼。他把冷水哗啦啦扑到脸上,过了会又觉得不够干脆整个脑袋埋到水管下。

喻文州从一个...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