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莫萨]A Mistake(1)(大概是个傲慢与偏见AU)

年龄操作有,AU有,平行世界有,人物性格改动有,请慎重。
大概是个糖,请慢用。


  “您看起来不太好。”

        Salieri端着两杯热巧克力走进餐厅,瞅见Mozart正趴在餐桌上。墨水在他手下晕成一片,年轻人可怜兮兮地仰起脸,对着面前的饮料有气无力地oui了一声。
 

        维也纳的春天仍然是湿淋淋的,Mozart的房子总是在漏雨,他分不出心去修补屋顶,只好每天跑来蹭Salieri的巧克力,再交换一个褐色的吻。

  这避人眼目的伎俩着实拙劣,却别无他法。前些日子他们在Salieri的书房里谱着曲,着迷于春日里流动的日光与花香,被Mozart牵引着登上音乐的圣殿,直到被一路小跑而来的Rosenberg的尖叫声打断。尽管总管(在Salieri无声的威胁下)一再保证不会泄露一点风声,Salieri还是谨慎地将他们的娱乐场所转移到了同样明亮宜人的餐厅。

        于是他们有了更多的喝巧克力的机会。

        Mozart把他的宅邸描绘成众神的居所,而Salieri就是他的缪斯,任他在这玫瑰园中釆撷,谱成颂歌响彻Salieri的天堂。只是那往日里东窜西跳的金色发顶如今乌云般枕在餐桌上,让对方看起来活像雨打的鹦鹉。

        Salieri叹了口气。

        他们的音乐交流总是伴随着争吵,有时小天才会面红耳赤地和他争辩,但更多的时候会报以一个微笑,感谢他提供的灵感及晚餐。
  

  也许这次他们吵的太厉害了,他想,Mozart写不出一个音符,这多么痛苦啊。天分才是他的缪斯,天知道他花了多久才消弭——或者说吞咽了这自然又不可逃避的原罪,然而这天分又折磨着艺术家敏感的神经,让他痛苦又沉醉其中。

        他抚摸了一下那天使的光环,Mozart仰头瞧了瞧他,露出一个回忆中的微笑。

        “唉,大师,您真好。”Mozart嗤嗤地笑起来,“您总是这么好,我又想起当年的您啦。”

  ***

         那是Salieri刚成为宫廷乐师没多久的时候。
  

  他住在乡下的田野里,不用面见陛下的时候就瞅瞅那麦田,安静的环境有利于他思考与创作。 他对未来没什么打算,这年轻人尝的苦头不多也不少,正好够他醉心于所好——他的音乐。

        维也纳的秋天仍然是湿淋淋的,就在这秋雨霏霏的季节里,Salieri注意到不远处的房子里似乎点起了烛光。

         一个邻居,他没什么兴趣地想,那屋子空了许久,屋顶的砖瓦停满了鸽子,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希望这陌生的邻居不会在半夜敲响他的房门,请求躲一躲雨。
  

  然而当夜他在睡梦中被敲门声惊醒,Salieri在床上坐了几十秒,懊恼地感慨自己应当转行做神甫。只是这敲门声时断时续,颇为歉疚似的,又叫他心情好转了一些。
  

  一个懂礼貌的年轻人,只是来借个毛巾,他想着。
  

  打开门时他看见了一头金发,在黑夜里仍光彩熠熠,小个子的年轻人缩在屋檐下,不时地被闪电照亮,瞅着他面容时脸上的表情顿时化作了惊喜。
  

  “是您!”他惊叫,声音清脆如百灵鸟,“我认得您,您在王宫里工作,那音符令我着迷!”说着他轻声吟唱起那些音符——这使Salieri大吃一惊,这曲子他只指挥过一次,并未将曲谱示人!“这一定是神的旨意,让我在这里遇见您!”
  

  Salieri说不出话,他对面前的年轻人毫无印象,可礼节又不允许他讲出口:“感谢上帝,请您进来说话吧。”

  
  Mozart再次表达了他的感谢,并在熄了碳火的走廊里喷嚏连天瑟瑟发抖,Salieri这才发现他只穿了一件薄外套,绝不足以抵挡深秋的大雨,这让未来的大师挣扎了一番,果断放弃了以往的待客之道。
  

  然而直到Mozart换了干净的衣物,抱着一杯热巧克力时Salieri才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他尴尬地绞了绞手指,一边把这一切归罪于夜晚的不清醒一边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然而显然对方并不在意这些,Mozart几乎要给他一个拥抱了——“您真是慷慨,慷慨极了,我敢发誓整个维也纳也寻不到像您这么善良的人!”或者“巧克力,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当Mozart几乎要跳起来给他谱曲的时候Salieri终于找回了他的理智——他还穿着睡衣!——面前的年轻人举止跳脱,显然已经摆脱了寒冷的束缚,眨眼间就从可怜的小狗成了聒噪的鹦鹉(Salieri想了一会,觉得这比喻似乎十分合适),他一向与此类轻狂乖张的年轻人不合这次却是个大大的意外。

  
  瞧瞧你都做了什么,Antonio,他想着,这可不是你的作风。于是Salieri制止了Mozart的下一步动作,抱起了胳膊,试图用自己的习惯性做法来跟这邻居划清界限:“hmm,先生…(“Mozart.!”)Mozart先生,如您所见,这个时间着实不怎么适合谈话,您该休息了。”
  

  “亲爱的Salieri。”Mozart笑了,“如今所见,我的房子并不十分可爱,这让我冒昧地在深夜拜访您,向您借一夜安寝。可我得到的比预想的丰富多了,您可真是位天使。” 他将话又重复了一遍,Salieri觉得快乐几乎要从对方身上满溢出来了,“您可真是位天使。”
  

  Mozart将怀中的纸制品交给他,Salieri骇然地发现那是一份乐谱,曲子的原型正是他曾经随口哼出的小调,如今这些音符却长了翅膀,向着他意想不到的地方飞去了。
  

  “感谢上帝,湿润的维也纳使我找到了您。”
  
 
  

评论(2)
热度(20)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