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喻黄喻无差]It's just because I love you

       私设如山,不适请叉。

       如果真的要一点点算起来的话,喻文州在蓝雨的这些日子里,说得最多的三句话就是好、嗯和少天。

       如果真的要一点点记录下来的话,黄少天的职业人生,就是和喻文州相伴而行。

       如果真的要分毫不差地复述这一群年轻人一生中最不可思议却又最像生活的生活的话,可能辞海的厚度都不足以承载。

       如果你真的要听,或许很多很多年后,那个曾经以心脏和谋略响彻职业圈的喻文州队长,会端着一杯茶,带着他和那时相差无几的笑容,慢慢的,将那个庞大故事,一点点地讲给你听,讲他,讲黄少天,讲卢瀚文,讲他和黄少天,讲他们,讲他永远也无法讲清楚的那些日子,讲那些青春与年华。

                             It’s just because I love you  

                                     

     “文州你知道吗我们那个老班彻底秃顶啦,原来他头上那几撮毛被他用梳子梳掉了哈哈哈!还非得说是被我们气掉的,居然给我们多留了三套题!!怎么办啊今天还有训练是不是又要通宵了,不写的话他又得给我妈打电话说我,魏老大又该来找我啦!!”

       手中的碳素笔丝毫不为所动的写下下一个答案,他转过头去看黄少天时对方已经把书包甩在了地板上,迫不及待得开始脱校服,却又被过长的袖子纠缠。他默默打量了一圈那银灰色和土黄色相间的校服,暗自庆幸自己的是和蓝雨队服一样的蓝白。黄少天嘴里没停,手里却已经利落地把厚重的练习册砸在了另一侧的写字台上,毛绒绒的脑袋继续凑到他边上嘟嘟囔囔。

      “咦文州你已经在做这本了吗?那什么分哗精选你一定做完了吧?!快来帮我看看为什么这个破车受四个力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次换他探向了黄少天那边,小小的配图上布满了斑斑驳驳的铅笔印记,标志着对方曾经的纠结,他转了转笔,沿着其中的四条描实也顺手填上了答案,黄少天把脸埋下来看那几条直线,头发蹭着他的脸有点痒,他也没理由支开对方,最终也只是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不动声色地拉开了距离。

     “说起来,下周就是结业考了吧,少天?”

      黄少天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脊椎一下子又塌了下去。

     “文州你干吗要提醒我我还一点都没准备呢……怎么办怎么办熬夜刷题什么的一点也不帅啊!可是考砸了我妈就更不让我来训练营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啊……”

       他还是没说话,只是弯腰捡起因对方过大的动作而落到地面上的水笔,连带着自己的手指一齐放回对方手里,安慰性的拍了拍。

                     “没关系,我陪你一起不帅,怎么样?”



       魏琛照例复盘归来时整个宿舍的灯几乎全部熄灭了。

       他如释重负似的从口袋里拽了只烟出来叼着,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却还是因大理石地板的硬度而险些成为噪音。忙完了战队他终于想起了被自己亲手拉进来的两个小孩,明明比谁都清闲灯却总是黑的最晚,通明的光一夜一夜地明晃晃的从门缝里细碎地流出来,在地面上淌成一条窄窄的银河,仿佛一掐就会破碎似的。

       这总让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小孩个子还没张开,细细瘦瘦的胳膊腿,在他面前站得笔直。眼睛里含着奕奕神采,细小却坚定。

       有点年头的木门吱呀一声时他终于回神,眯起眼睛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黄少天啪嗒关上灯走到他面前,少年的眼睛里裹着一层朦胧的睡意,却又很快的消失不见。聪明人都不怎么喜欢说话,或许站在他眼皮底下的小子是个例外,但他确实无法否认黄少天是他见过的最有潜力的小队员:手速占优势,操作经过训练无疑可以达到顶尖水平,有自己的行动模式却也足够擅长配合,躲在话多的表象之下的是难以忽视的冷静,对机会的把握无人能敌,这就是黄少天。

       他不打算开口,黄少天大半夜来找他肯定不是为了插科打诨,果不其然对方沉默着递给了他一叠明显是作业用纸的纸张,手指摸到的笔划痕迹有些重。

       这时黄少天忽然打了个哈欠,似乎被自己一手创造的气氛逗乐了似的压低了声音嬉皮笑脸地问他怎么还没睡,他刚想教训一下熬夜的小孩却被对方打断,只有在面对显示屏时才会有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非常非常轻地对他说:

       “魏队,把这个看完,然后去告诉喻文州我会和他一起中考,然后在蓝雨等他。”

         是魏队,不是魏老大也不是老魏。

         拜托你啦,然后他又重新笑着补充道,挥挥手重新拉开门蹑手蹑脚的准备进去,却又回过头来对他说,只有你说出来他才会信,我不能耽误他。

         黄少天有通往蓝雨和荣耀的康庄大道,而喻文州却只能选择一条路,而不管哪里都需要他去冒险去拼。

         文州,文州……

         他躺在被子里,闭上眼睛的时候眼前全是对方和他一起捧起冠军奖杯的模样。

          我会在你的诅咒到达前为你披荆斩棘,用赌上我全部骄傲的这把剑。        

                                           ----------Fin---------

           

                    最后一句话来自恶友,原谅我把它改成了这个德行……

评论(4)
热度(10)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