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唐门]关于新校服

  近来堡里派了今年过冬的衣物,唐隐晞有点嫌弃半透不透的黑布,这才勉勉强强穿出来试个效果。唐门的光荣传统就是露胸露腿露胳膊,嫌弃归嫌弃,也不至于嫌弃到打工多给的金子上。他来得晚,也知道上个年份师兄向高跟鞋低头得多么艰辛(打个蚀肌弹都能坐个跟头!),不过这没什么,他想,至少今年的足够保暖了。

  唐隐晞有个大他几年的师姐,时尚又可爱,常年梳着发量异于常人的马尾,却从未因此失去平衡,可谓神迹。而现在小姑娘正穿着去年的衣服剪一个袖子,他吓得够呛,定睛一看才确定了的确是他见到的新衣服:“师姐你是不是没吃午饭?它,它,”他嘴唇哆嗦了一下,“就算它长得像妙脆角也不能吃啊。”

  “我倒宁愿它是个妙脆角,”唐蒹寒把袖子往他面前一扯,那上面布满了各种暗器戳出来的窟窿,惨不忍睹,“要是吃了它能把化血镖甩出去,我早就吃了!”

  她往年的衣服款式一向正常,撑死就是铁片磕个牙,发带上的暗器往身上戳个洞什么的,铁鞋铁爪打人也疼,倒也没影响什么杀伤力。只是这次裁缝大概是多按了几下ctrl+v,袖子又长又窄,一个暗器都扔不出去,小姑娘十分委屈,这才大刀阔斧地改造起来。

  “我也是个女孩子啊,”她看起来快哭了,“就算裙子没个卵用,该遮的什么也遮不上,好歹还是好看的,再不济给我条裤子,”小姑娘指着面前的布料,“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门讲究卖谁也不卖小辈,师兄师姐发给人民欣赏,间接性提高dps,如今师兄金盆洗手,独留师姐苦苦支撑,虽说能为门派尽一份力是好的…… 唐隐晞瞅着自己的肚脐,委屈地瘪瘪嘴,巴蜀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啊……

  这边小姑娘小伙子闹成一团,另一边师兄的日子也不好过。唐雪松穿了一年的高跟鞋,享受着身高的蔑视的同时也痛苦地保持着平衡,从胸前冰凉一片到腋下嗖嗖漏风,再到如今连一线天都遮的严严实实,他满心欢喜,又忧愁地踢踢腿,又要穿一年的高跟鞋了……

  不过这没什么,他宽慰自己,师姐原来好歹还有个全衣,今年的裁缝大概是和五仙教的走的太近,硬生生只缝了几根布条上去,这没什么,挺好的,又是美好的一年。

  今年的唐门,依旧是如此和平和远离大部队呢。

  

评论(1)
热度(16)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