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策藏]抢劫啦

深陷策藏沼不可自拔。

本来是投喂自家策策的小摸鱼,鱼有点大,放上来凑数吧……


       叶晚霜小时候长得讨喜得很。


  

  半大小子,他不喜欢晃眼的金,自个儿挑了和兄弟们不一样的浅色,背影里整日里像根颜色寡淡的竹,听到名字便笑吟吟地一回头,可人得紧。


  

  那年小少爷十四岁,上头的师兄接了别的事,管事的见小伙子扛着比身板结实多了的重剑舞的虎虎生风,一拍大腿就把他和边上吐葡萄皮的林檎推出了大门。

  

  小军爷是不大乐意接这种活的,他跑到藏剑山庄来躲清闲、偷时间,却叫别家的大人指使着护送财物,干着无聊的活计实在糟心得很,更想不通比他更挑的叶晚霜为何满口答应,只是藏剑回头对他抿嘴一笑,当成郊游也没什么不可。

  

  他笑起来真好看,林檎想。

  

  正是清明前后的大好时节,这头甩了笨重的皮毛,那头田野林间又初染新绿,少年心比天高,踩着春季纷至沓来的鼓点,倒是也自在的很。

  

  这条小路小得很,车马也不好过,大宗的货物是不会有这边的,只有给民间的小生意才会派给一两武艺不错的小子出来散散心,说是任务不如说是奖赏。只是二人之前不曾干过此类活计,行至半路才觉得这掩在层山之间的偏门小道可爱得紧,这揪片叶子吹个小调,那瞅见朵小花,嬉笑着别到藏剑高高束起的马尾上。

  

  只是这薄甲沉得很,特意穿了军装出来显摆的小军爷闷闷地想,要是真有个打劫的就有意思了。林檎哀怨地抬头瞅了瞅前路安安静静空空荡荡的路口,连只鸟都没有,哪来的劫匪啊。


  

  纯阳观的道士喜欢说天道无常,你盼的事一般都成不了,却总有那么几件哀喜夹杂哭笑不得的麻烦事,老天爷倒是听见了。

  

  林檎正惦着手里的枪发呆,脑子里全是打算和叶晚霜商量的菜谱,只听身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此山是我——”

  

  “来了来了有贼啊晚霜!!你看是真的贼啊!!”

  

  “开…”不知大限将至的山贼一愣,后知后觉地高兴的很,林檎脸上抑制不住的欢喜表情都没能让他明白过来。

  

  来了个傻的,结果对面这位比他更傻。小少爷悲哀地想着。他背对着那傻贼,重剑搭在车上,只执一把轻剑的少年看起来单薄得很,傻愣傻愣的山贼只看着不远处一身浅色的不知哪家的娇气小少爷笑吟吟地回过头来,一派亲切天真,若不是剑离鞘的声音太过清晰,他几乎以为对方要请他喝一杯茶,再把财物双手捧着奉上。

  

  其实也不怪这贼,只怪小少爷当年五官还没张开,尚未有后天不怒自威的架势,仍是一派天真可爱。

  

  这贼还沉醉在自己的臆想中,眼前一白只看到一柄长枪不偏不倚戳在离他喉结前一寸,稳稳当当纹丝不动,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林檎把眼睛一眯,活像匹真正的狼似的舔舔嘴角:“别在这儿碍事,要么滚要么死。”

  

  “老老老老子还能怕你这小崽子?兄弟们抢啊!!!”

  

  大概是一群不知脑子为何物的智商,林檎没有动,从山坡上连滚带爬跌下来,挥舞着大刀的山贼们只看到衣角一闪,一柄冰冷的铁器破空而出,当下就翘掉了为首的豁口菜刀,叶晚霜一拧腰,抄起重剑像一阵旋风一样刮了过去,被枪尖戳着的傻大个还被林檎逗猫一样一去一回吓得满身冷汗,再抬头看去,同伙都没了裤腰带,正拽着没剩几块布的裤子嗷嗷乱叫呢。

  

  ***

  

  山贼被官府的人带走了,夕阳走了一半,照的半边天红彤彤的,小军爷玩的尽兴,正扒着小少爷的肩逗他,他比叶晚霜高那么一点,正好能搂住他整个肩膀。

  

  “你要是真觉得我帅,”藏剑指了指自己被夕阳照的通红的侧脸,“过来亲一口。”

  

  他只是开玩笑,林檎不乐意做这档子事,也不乐意服软。

  

  而下一秒脸颊传来的软嫩触感把他彻底吓傻了,林檎满足的蹭了蹭,毫不在意,一本满足。

  

  “你最帅了。”


评论(9)
热度(27)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