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从现在开始基本上都是存稿了。
是杂食,谨慎关注。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成御] Blue&Red

        天气开始转凉了。

  成步堂打开房门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冬季正大步跃进地降临在这个城市,冷意自然就毫不留情地钻进他的脖颈。他把车骑得飞快,然而直到他到达他的目的地,也没有驱赶寒冷的汗水出现。

  因为收到了御剑的短信,本应在睡梦中度过假期的他此时才会出现在检察院的楼下,扶稳自行车的男人愣了愣,还是忍不住摩擦着双手拿出手机拨通了御剑的电话。在等待接通的时候他还在原地跺脚,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他又总是忘机带手套,只能祈祷着接通的快些,再快些,仿佛见到那个人就能不这么冷。

  哎哟哟…成步堂胡乱的想着,御剑的红色西装在冬季看起来总是很暖和,不是说材质,而是这种被赋予热情特质的颜色放在总是冷冰冰板着一张脸的御剑身上,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暴露着什么,像是那位鲜为人知的过往,对着夕阳露出向往着对成为律师的未来的期许表情,或者是难为情时难以掩饰的一缕艳色,确实是非常适合。火焰看起来总是红色的,在恰当的位置可以感受到熨帖的暖意,非常舒心。这让他想起那时——知道的人变多了,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确实是这样的,温暖的御剑。

  可惜严寒并不会因回忆而消散,他又跺了跺脚,御剑没有接电话,他只好继续在这里等着——检察院可不欢迎因为私事来访的律师呀。好在很快就传来了脚步声,他有些惊讶,御剑显得比平时慌张很多,竟然连领巾也没有带,步速近乎于跑地停在他面前时还有些喘,成步堂盯着对方难得袒露的脖颈,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围巾围了上去。

  御剑含在喉咙里的话一下子哽住了,检察官脸色昏暗不清地变了变,最终还是低声说着抱歉几步把他拉走了。

  车内的暖气很快运作起来,他们费了点力气把自行车塞到后备箱里,运动过的肢体在车内的温度里感到很舒服。这次成步堂没去找话题,因为他知道,御剑这次肯定有话要说。

  检察官车速不快,半晌有些犹豫的开了口,律师瞅见对方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不由得地笑了笑。

  然而这让御剑更尴尬了。

  “我……有位女检察官把手割破了,创口有点大,我让她拿领巾去包扎了——两条一起。”检察官有些抱歉,“让你久等了……抱歉。”

  “突发情况是不用道歉的啊,御剑,不过我收下了。”律师觉得最开始的尴尬气氛消失了,“说起来,在冬天的话红色看起来真暖和啊,如果中了彩票之类的,偶尔也想试试红色——”

   “不……”车子猛的打了个弯,成步堂吓了一跳,御剑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直到恢复正常行驶他才发现,一开始被他认作是运动所致的粉红此时又在御剑脸上出现了。

  哎呀?

  “蓝色就好……我是说,你穿蓝色就好。”

  啊呀??

  律师不由自主地瞪大眼睛,这令检察官脸上的颜色更明显了。 但从对方扭过头专心开车不再理会他的表情看来,问下去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成步堂理智地选择了沉默。

  “蓝色……我是说,你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水族馆的热带鱼吗?”

  “是……有吧,啊!我想起来了!”成步堂捶了一下手心,“矢张生病的时候,咱们俩一去去的。哎呀呀,这么说起来好怀念啊…”

   “水族馆用着蓝色的配色,所以水看起来也就是同样的颜色。又因为是饲养热带鱼,水温并不冷。”御剑抿了抿唇,“水族馆要拆迁了,啊啊,居然维持了这么多年,不过喷泉展览的时间还是没有变。”

  所以才这么急急忙忙的吗…律师低了低头,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脸估计红的和御剑的西装一样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直到耳边传来夸张的音乐声,老旧的水族馆在这些年里经过了许多整修,却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出当年的影子。

  御剑停了车,广场上空空荡荡的,卡通鱼形状的钟敲响了,围绕着场馆在内部绕了一圈的喷泉准时开启了喷涌,他忽然觉得有些伤感。

  “现在的孩子已经不怎么来了呢……”

  “大概是没人记得了吧。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修整了。” 御剑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东西,半晌不做声地放到他面前,“物是人非,吧。”

  是检察官徽章。

  成步堂笑了笑,御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律师却只是对他晃了晃手中的大将军挂饰。

  “你是指哪里?”

  那一瞬间御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傻瓜。

  带对方来这里的是他,却还是反过来被安慰了,不管是从一开始还是现在,成步堂这个人一直在出乎他的意料,用安静的,温暖的方式包裹着他,这让他想起小时候他最喜欢的那条红色鳞片的热带鱼。

  “啊啊,真是败给你了。”检察官不由得微笑起来。

  律师只是抬手替他拢了拢围巾,蓝色的,自始至终对方都没有摘下来。

                       Fin 待修

评论(14)
热度(39)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