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喻黄]把盏

  突发喻黄。

        有人说近乡情怯,离乡更是愁绪万千,老祖宗的思考,放到他们这一代仍然有效。相较于那些远离家乡效力于梦想的家伙们,他们幸运得多,G市养着他们的野心,将目标养大胀破,再催生出新的追求。

        喻文州很少有这种体验,留在G市的时间太长,离开的太短,真正面对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乡愁的时候——或许还称不上乡愁,只是在他国的土地上,内心被满足感填满的时候,竟然也叫他体会了一把所谓的知心难求。

         多年的对手,拼死拼活成了队友,他和诸位大神迎接着世界的注视,此时此刻,却只想放下强掰的口音,和那些远在世界另一端的队友们喝一杯茶,准备下一个赛季的征程。

        老乡,这个词太微妙了,他想。他们的酒店有着标配的落地窗,从夜幕下向星河望去,越发的感到此地的寂寥不是属于他的。黄少天还在浴室中洗澡,水声噼啪间隐隐能听到粤语的唱词,他跟着哼了两句,不由得在窗前微笑起来。

        老乡再会常常把盏夜谈,盏里是陈年的佳酿,一定要是陈年的酿法,说得感性一点,有着过往的味道,慢慢的抚平他们记忆翻涌间对乡土的眷恋。可惜他们不能喝酒,记忆里也没有酒,可这并不妨碍他无比庆幸,甚至是感激的,在有一位深谙粤地风土的战友,能和他用自己家找个方式庆祝这个不平常的夜晚。
  
  浴室门扣咚一声,黄少天啪嗒啪嗒走出来的时候头发还在滴水,他眯着眼睛去擦,对着搭把手的喻文州说谢啦,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他明白,只有他明白,喻文州想。在战队的时候他们就这么做,互相捻着发梢,海阔天空的年轻人,志向坚定方向一致,mvp请吃个早餐就是下次的动力,这是独属于他们的,换做当场的任何人都不能体味的,融在骨髓里的亲近与厮摩。
  
  他们坐在异国的星河下,把着异国的盏,品着异国的饮品,话里却有着同样的尾音,故意说着门外的其他人听不懂的语句——那里面住着他们的过往,是最纯粹的羁绊,最佳搭档的默契。
  
  队长…哎,文州。黄少天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伸长胳膊和他的杯壁碰在一起,叮。
  
  叮。
  
  我在想,黄少天顿了顿,如果我是自己来打这场比赛,或者是被留在国内,一定会待不住的。我说不好…总觉得如果没有这杯茶,我是说,没有你,总觉得没有实感,之前在G市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觉得还是挺幸福的,异国他乡的,啧,不是说有点什么成绩总想和说一样话的人炫耀吗,就是这种感觉的。
  
  现在咱们可以互相炫耀了。他低声笑起来,黄少天声音大一点,笑着笑着就忍不住放开声音,毫不掩饰地笑起来。他笑的手都有点抖,也去碰对方手里的杯子,小小的玻璃杯响声清脆。
  
  就是这种,哈,想出去跟他们说,带着老乡打比赛,就是这么爽的感觉。黄少天收敛了一点,又忍不住过来牵他的手,房间里空调有点凉,手心却温热,被喻文州反手用了点力捏在手心。
  
  你在我身边,我就有路可以走。他往黄少天杯里加了点水,慢慢组织着措辞,嗯…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你又是G市人,这很加分,不过还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黄少天有点脸红,伸手去夺杯子,磨磨蹭蹭咬着杯口,被烫了个哆嗦又吐吐舌头,加分项太多了,我……
  
  他没能说出接下来的话,因为喻文州拿走了他的杯子,把吻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把盏问天,今夕何年,旁友挚友,何年又有何妨。

评论
热度(9)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