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喻江]眠

     突发胡写。


     “对,书单我放在进门那个架子第三层了。具体数量没写是吗?小江那个数量是20吗?小……”

       肩膀上落下不轻不重一声闷响,喻文州有点艰难的举起一只手,把扫到领子里的头发拨出去,将细软发梢的主人牢牢扣在他的肩窝。江波涛靠着他睡得香甜,陷在深沉的睡意里,留他一人对付延迟的晚高峰和乱成一团的账目。

       睡着了啊……

       他把通话的声音降了三个格,江波涛均匀的呼吸声海浪一样,一波一波拍打着他的耳膜,用大衣把对方裹起来的时候喻文州也忍不住弯了嘴角,计程车内空调开得暖烘烘,把他忙了一天而揪成一团的心脏也给熨平了。

       你到是睡的舒服,到底是谁开店啊……

       终于想起在信号彼端喂喂喂的进货商,喻文州重新把注意力转回灯光流转的前玻璃上,满心都是热水和煲好的汤。

       江波涛在换季的时候总是很困,他挂了电话继续等红灯,思绪却飘忽到了太平洋:早上迷迷糊糊地拍掉闹钟,揉着眼睛跟他说早安却总像下一秒又要睡着一样;午后一点钟捧着柠檬红茶打盹,褐色的刘海下一双眯起来的眼睛让他想起贪睡的猫咪;深夜循着灯光走出房间一不小心撞到门板,声音模糊地问他怎么还不睡,被他连哄带推地丢回被子里……在细细碎碎的点滴中,江波涛总会给他一个睡不醒的印象,懒洋洋的瞌睡眼半睁不睁地瞧着他,眼光缱绻,像一杯打翻了的蜂蜜,黏糊糊地淌在他的心头。

       太甜了。他把习惯性往他怀里蹭的江波涛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蜂蜜起了泡泡,甜蜜又鼓胀,满满的填满了他的心窝。

       这让他怎么能不喜欢江波涛。
       

       退役之后江波涛在T市开了家小小的书屋,零零散散地进着书做着生意,更多时候却是把他在联盟里的事儿一点一点换着法敲到他的lofter,他乐意写,粉丝们也乐意看。他写在训练营时候的,在贺武的,最多的是在轮回的,而剩下的一大部分则是关于喻文州的。有一次在帮公会拉boss的时候喻文州旁侧敲击地问过这件事,被江波涛含含糊糊试图糊弄过去,却还是不小心被抓了个正着。

       有小粉丝问,然后呢?

       江波涛笑眯眯的地敲着键盘,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呀。

       两人多年攒下来的的积蓄足够供得起不再忙碌紧张的生活,他们藏在人群里,淡出一双双眼睛的注视范围的同时,却平静而安然。他们的生活空间多半江大设计师亲自操刀,看到那张King Size的大床时连喻文州都半是感叹半是夸张的叹了一句哇。

       哇,江波涛学着他的语气,自己忍不住笑开了,妨碍睡眠的永远是敌人,一波带走绝不手软。

       我读个条,喻文州伸手压了压床垫,伸手把江波涛也拉到床上,四仰八叉毫无形象,没人在乎,他们开心极了。

       然后连你也带走怎么样。




                                           不负责任的Fin

        

       






评论(5)
热度(17)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