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One day I miss you very much上[喻黄]

训练室的空调嗡嗡地吹。
屏幕上的剑客稳稳落在移动的障碍物上,他按了暂停去抽纸巾,握着鼠标的手心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

喻文州在另一边做着和他一样的基础训练,慢慢累积的分数一如既往的不算出色,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被比对方高不了几分的成绩吓了一跳。
他想喻文州了,然后就连基础训练都做不好。

他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连忙推开凳子站起来向外跑去,铁质的凳脚刮着瓷砖地发出呲啦一声尖锐的噪音,他在各种目光里喊着热死了我去拿冷饮你们谁要头也不回地跑出去,只因为那目光里少了一个人的。

我想你了,可是你知道现在都没有看我一眼。他把冷水哗啦啦扑到脸上,过了会又觉得不够干脆整个脑袋埋到水管下。

喻文州从一个月前开始变了。
蓝雨今年的季后赛打的并不顺利,他看着自家队长天天掏心掏肺起早贪黑,一对硕大的黑眼圈明晃晃的挂着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喻文州不再耐心地听着他的长篇大论,只是笑着说一句还有个视频没看就急匆匆地消失了。

剑圣心里不痛快自然要出状况,可是喻文州这种模样他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好天天把键盘砸的乒乓乱响。
后来蓝雨止步四强,他看着喻文州忙着整顿士气又忙的脚不沾地,感觉心里像是有个气球嘭地爆掉了,疼得他呲牙咧嘴又说不出来。

他怎么能跟那个忙得连目光都吝啬于给予他的人吵架呢。

他把冰饮拿回去挨个人发着,发到喻文州那的时候对方愣了一下,说了句谢谢就拿过来放在一边。他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再看看对方空落落的眼睛,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
我想你了,可我凭什么想你。

他退了基础训练登着流木去找叶修,一如既往收到几句嘲讽他正想爆发,一扭头就看到喻文州正微微眯起眼睛盯着他。
"专心训练,少天。"
六个字,他数着,感觉手指搭在键盘上软软的没了力气。

对啊,他只是我的队长,我凭什么想他呢。



One day I miss you very much,but what can I do?

END

评论(9)
热度(11)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