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雪为松

从现在开始基本上都是存稿了。
是杂食,谨慎关注。
不畏疾风,不惧迅雨。

[李泽言庆生活动/周李]睡着的猫,和他

         很开心能参与tag来给李总庆生,他真的超可爱的,主办姑娘的关键词也很适合!
         关键词如标题。
         私设有,请注意

         周棋洛的舌头很灵。

         倒不是说红遍大江南北的棋洛小哥哥需要这么一点可爱的小人设来为粉丝提供话题,只是此人的吃货属性太过著名,从经纪人到常去的小吃店店主无一不为此痛并快乐着,一来看帅哥吃饭既养眼又能多吃三大碗,二来……体重控制永远是一个令人痛心的话题。

         不过周棋洛的舌头究竟灵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细细探究来,却只有李泽言李总裁深知个中细节,并为此同样感到痛并快乐着了。

         不过李总裁暂时,或许说是永久性地拒绝了将此事详情公布于众,但这也不妨碍某位当事人悄悄用它那无人能理解的语言向着好奇的愚蠢的人类们透露一二细节,再在正午温暖的阳光下伸一伸懒腰。

        在即将到来的冬日前偷得一份小小的清闲。

***

         周棋洛养了一只猫。

         这事情本来没什么稀奇,世间猫奴千千万,非富即贵的大有人在,论起个来他还得靠边站,自然除了撒泼打滚多讨来些时间撸猫外别无所求。他这猫养的年头不短,跟主人也亲,丝毫不嫌弃他时常不归家,只要身上没有各色香水照样元气满满地喵上一声以示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再矜持地小步迈过来上来蹭裤脚,小贵妇做派叫周棋洛受用得很,简直奉若珍宝,地位不知比经纪人高出去多少。

         当下他正穿过黑黢黢的走廊,在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奢侈地磨蹭着放任自己放空和胡思乱想,却也不忘了费心去考虑给主子加一点什么做夜宵,把减肥的痛苦毫不留情地加在这小生灵身上,强行同甘共苦。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提着布丁的手又前后晃悠地更欢快了些,全世界上下都在关心他的体重,可只有万恶之源的主厨先生才会不自主地关心他的舌头,却摆出一幅活像关心报表的模样来,死鸭子嘴硬,可爱的紧。

        食客和厨师是有缘分的,他想着,世间餐厅千千万,只有心心相印的食客才能顺着看不见的线索寻到属于他的厨师,否则厨师的菜品也只是煎炒烹炸后的食材的尸体,远远称不上是使人幸福的料理。而连接他和李泽言的线索便是这紧锁的大门后悄然静卧的猫,是端坐在软垫上的神明,将红线的两端系好,便露出了然的微笑。

        主厨和食客都是大忙人,蔡老先生经常这么说。
       
         每每听闻此话周棋洛也只好苦笑,潇洒地在价格不菲的账单上签下大名的同时恋恋不舍地向老人央求下一次的开店提示短信,再在对方点头微笑的视线中心情舒畅地出门。

        说是熟客的特权也好,老板的网开一面也好,Souvenir的唯一开店短信从未出过偏差,悄然纵容着他在工作之余小小的放纵。偶尔周棋洛也会把猫带到餐厅来给蔡老先生撸,老先生对这转着一双翡翠眼的小姑娘欢喜得紧,往往揩净了手便抱一会,这样下一次的账单上往往会附加一条新要求,诸如带猫来云云。

         这便是心照不宣的温情了。

         主厨先生是个极守约定的人,时间也往往约得小心谨慎,避开他的修罗期的同时也会留心天气,简直无比贴心,于是周棋洛便拥有了一个又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午后,亦或是晴朗的夜晚来享受美食,在每一口浓香中猜测着主厨的身份和面容。

         简直像个恋爱中的小姑娘,他想着,不由地笑起来。

         就像完整的故事总有一个结尾,主厨先生的谜团也揭晓于一次偶然的雷雨。日后每每谈起,周棋洛总会执起小公主的爪爪吻一吻,来感谢这小生灵有意无意带来的结局,却总会收到主厨先生状若不经意地一瞥,打盹的猛虎似的含着一点威严里的温存,换来一个有些得寸进尺的缱绻的吻。

         夏日的暴雨总是来去飞快,叫行人猝不及防,周棋洛自然也不能免俗。前一日他将猫抱到了店里,饭吃到一半却接到了经纪人的紧急夺命call,只好在蔡老先生同情的目光里连连合十道歉,再一溜烟地奔赴工作现场,委托老人暂行小公主的监护权,待他傍晚来接驾回宫。

         然天有不测风云,待他顶着倾盆大雨赶回Souvenir时早已过了晚餐时间,电闪雷鸣的天幕下只剩漆黑一片的店门,禁闭的店门仿佛在昭示着他的爽约。

        周棋洛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不由得烦躁起来,这烦躁并不源于猫或者大雨,而是一种事情脱离掌控的焦躁不安,亦或是Souvenir厨房的明窗后随着灯光的暗淡而隐没在夜色中的面孔。他被自己的臆想折磨得攥紧手指,任由暴雨流过伞面浸湿衬衫,留下一道道水痕,而就在他转身欲走的一瞬间,一声吱呀突兀地响彻了他的耳畔。

         雨停了。

         他闻到了叫自己念念不忘的布丁的香气,从那铺着浅米色大理石砖的房间里丝丝融进雨水里,主厨先生的脸庞被闪电照亮,微妙地露出一点无语凝噎的表情来。

        “进来,”李泽言皱了皱眉头,把门又拉大了一点,“被浇着很开心吗?”

         周棋洛愣了一下,半晌又不由得笑开了。

         这真是……相当地出乎意料了。

         “你是在和你的食客说话,还是员工?要是员工,我就得换件衣服。”

         “哦?想不到区区几份账单就让你对我有这么大的误解,看来下次要做豌豆羊肉了。”

         “哇,黑心老板。”

         “笨蛋食客。”

        “你撸我的猫,居然还骂我。”

       “那是给你毛巾的报酬。”

       “那我还要吃布丁!”

       “得寸进尺。”

       “尺有所长。”

       “长……你是去录青春偶像剧了吗,居然跟我玩成语接龙。”

        李泽言简直啼笑皆非,他一向跟周棋洛生不起气,有哪个主厨会向顾客生气呢?便只好加快了手下包装菜品的速度,拎起角落里顾自打喷嚏的湿漉漉的食客兴师动众地接驾去了。

         于是小公主就有了第二个家。
         周棋洛喜欢抱着猫端详李泽言蜷在沙发上的模样,李总在自家随意的很,腿又长,却不喜欢好好躺着,总是在沙发上摆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姿势看他的报表,引得小公主也去学,一大一小蜷在一起,黑黑白白,优雅又慵懒,往往引得周棋洛心里发笑又心神荡漾,总是忍不住吧唧一口就亲上去,品出一些他们共度的晚餐的残留香味。
        他的舌头是真的很灵。

        而更多的时候日理万机的李总也会在这暖烘烘又安安静静的环境打一会瞌睡,搂着猫睡得坦然又无防备,和他的料理一样温和又迷人。

         至于有一次周棋洛无意中提到此事,真心故意参半地询问起了李泽言是否有抱着什么入睡的习惯,引得主厨困惑半晌,皱起眉头语气认真地问道:

         “我……我去抱你了?”

         他简直笑得直不起腰。

        他的恋人呀,会凶神恶煞地对属下发飙,也会满怀温情地煮一锅浓汤,对他举起汤勺来尝一尝咸淡,而在夜深人静的午夜里,却只会在他的面前舒展眉头,露出一个好梦中的微笑。




李总生日快乐!这篇写的真的很赶,有很多设定没来得及展开,这半年也没怎么写同人,大家乐呵乐呵得啦!
他俩真可爱啊!

评论(16)
热度(199)

© 听雪为松 | Powered by LOFTER